route

文圈/blc萌新。
陈慕。
幸识。

——记住人生的无情多情,绝情与滥情,总体来说,是守恒的。

砂玖:

我一直很喜欢这张图,也很希望我笔下的林紊与这个模样相似。
  “鲜红即便涌上喉头,一张嘴也就变成了浑浊烟雾,偏要追逐着舍命飞向染出一片血色的残阳,却被吹散于风。
  你厌他浑身烟酒气息,衣衫凌乱,可他只摆摆手,笑你束缚于红尘脱不了身。”

会在我血肉里的唯一。

鸽了昨夜的文,还没写完

*垃圾文笔1551

——


少年鼻尖微红,张望着这街道上的来来往往。他张开嘴呼出一口气看它上升。围巾松垮搭着遮住他的脖颈,穿着的外套长到膝盖,并不合身的尺寸,少年的目光仍然在人群里扫着。他的手在衣袖只能里露出指尖,胳膊垂在身侧,指尖在衣物上点着。一下一下像是敲在人心上。

是个好猎物。那是他对他的第一看法。他收紧握着方向盘的手,看向少年的眼里因为情绪的变化多了些深色。

两人的目光交汇,他感到周身的空气都凝固。他确定少年在这个范围没法看清楚他,但是带笑模样招招手的确实是那个人。他这才明白少年危险的目光是因哪儿来的。少年的做法向来是一步一步落下圈套,还会扬起笑脸收紧绳索扼住猎物脖颈。他皱眉整个人充溢着不安的情绪。少年身后闪出一个身影,是个女人——黑色卷发垂在肩头,脸上是化妆品痕迹,黑色羽绒服棕色短裤和长筒靴——她的出现,让少年收敛目光低下头跟着一块走了,也让他脱离一种焦灼状态,他发动车子超过两人的时候迅速扫了一眼同行的俩人。

这么看着两个人有些地方还是相像,女人的眼睛看上去倒是深棕色不像少年一样是带有清澈浅棕色的——一想到那双眼睛男人周遭都有一种冷意蔓延——他们也说过那双眼充满泪水会变得很好看,充满怜悯哀求的神色会把之前的清澈粉碎得渣都不剩。


天使呜呜呜噫!

只会吃饭:

歪脖点图退退,全是带质感的笔刷其实挺不习惯的

梗!!超棒

要多爱一个人,才会有一天当这个人变得很小,变得无力,你仍愿意抚养他长大。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喜欢死这个。

【涉及复联3】我的启明星

猫与知更鸟:

蜘蛛侠是我喜欢的第一个超级英雄。
也是我爱上的第一个超级英雄。
我爱他就像任何一个体面的人爱自己的肾脏。
他是我疲倦生活里的英雄梦想,是我手掌心里长出来的迎春花。我爱他就像是爱我胸腔里取出来的一根肋骨,爱我身体里流动着的血。


怎么说呢,其实我和虫仔差不多大。但是看见他的时候,我总觉得他是个比我小一些的弟弟、一个仍需要人照顾却已经不再要人去照顾的孩子————我没有办法不去心疼他。


他就是有这样的魅力。


他就是有这样的魅力,他甜,他天真、可爱、有点话唠还有点莽莽撞撞、阳光温柔又活泼可爱,漫威把所有一个孩子能有的美好品质都给他了。


这有点像堆乐高积木。漫威把它堆起来,又高又精致,我们站在边上看着他一点一点成型。然后漫威一伸手,哗啦一下,全推倒了,我们就这么眼睁睁看着它倒下去,四分五裂,满地都是残骸。


都懵了。


他还是个孩子呢。


他还只是个孩子呢。


他的人生才刚开始,他才刚刚加入复仇者联盟,他还那么小那么小,还有那么多事在等着他去做。


“斯塔克先生,”他望向托尼,踉跄了下“我感觉不太好。”


看不见的乌鸦在他身边盘旋,翅膀擦过他的侧脸,他跌跌撞撞的朝托尼走过去,扑倒在他怀里“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怎么了…”他看着他的先生,紧张又惶恐。


他抱着他,“我不想死…斯塔克先生…我不想死…先生…我不想…我不想死…”他哽咽着,把脸埋在先生的肩膀上,不停不停地重复着。


而他最后还是倒下了,他望着泰坦星的天空,又望向他的先生,“对不起。”他还来不及闭上眼睛,黑色的乌鸦已经停在了他的肩上。


it's time for go to sleep,baby.


他拥抱斯塔克先生的时候,不知道怎么,我想起《返校日》那个阴差阳错的乌龙。


那是个不知道能不能算作拥抱的拥抱,而这个…我也不知道它是否能被算作一个拥抱。如果是的话,它未免太过于伤感,毕竟他最后死在托尼的臂弯。


彼得帕克最后在托尼的注视下化为灰烬。


我曾将他比作水晶,比作凛冬将至时点燃的颤颤烛火,而烛火终将燃尽,水晶摔出一地斑斓。


看《返校日》的时候我总有一种奇怪的念头————仿佛看着一个自己非常喜欢的孩子走向了一条不归路。


这路上满地荆棘、艰难坎坷无数,你知道他必将受苦受难,历经磨难,你知道他会被一次又一次的打碎、又重新拼好缝补,你知道他会疼会流血会受尽非议会孤独一人。


你知道,你都知道。


可他走的那么坚定,背影那么决绝。你拦不住他,你知道他停不下来。你看他就那么跌跌撞撞又义无反顾的走下去了,你在他身后哭的不能自已,看他如火把一般走进漫漫长夜里,照出一片光明。


他甚至不像个超级英雄。
他应当是个殉道者。


他最后和斯塔克先生说对不起。


我想到你若敞亮这位太太的《鲸落穹湾》里的一段话————“我若是死在海里,尸骸尚能滋养一套独特的生态系统长达百年。我若是死在陆上,恐怕只能滋养他的眼泪。我不想搁浅,我想回到海里。”


我忍不住想啊,彼得是不是也是这样想的呢?他是不是为他的死亡而向斯塔克先生道歉,因他之前那句无心的“那这都是你的错。”?他是不是为他死在托尼的眼前而感到抱歉,因他不想让他的斯塔克先生自责?


这是他会做的事,对吧?


为一些本不该由他承担也没人希望他去承担的事情而道歉,为他没能拯救所有人道歉,为他终究没能完美无缺而道歉,他没完没了的苛责自己,却舍不得责难别人分毫。


他太温柔了,这种温柔甚至有点像软刀子割肉,想一下疼一下的那种,小蚂蚁趴在伤口上咬肉的那种。


“让我死在哪儿都好,只要不是他的眼前”
“我曾想落在他的眼底,却又不忍心。”


最后托尼亲吻他的左手,将彼得的余烬捂在掌心。我望见他眼底有血丝,还隐约有泪光。


可是斯塔克先生,彼得不怪你啊,他从来都不怪你。


也请你别责怪你自己。


orz

SHIOH:

很想把小蜘蛛抱在怀里,送给他最好吃的点心,对他说你真的做得很好很好,和他做永远的亲爱的好邻居。

真实事例改编。【求生欲希望你可以再考虑一次。

——还没开始上课的自习前。你瞟到她买了新的笔。还挺不错的。大概是昨天或者前天买的?推断的时候,她突然把笔拿到你面前。
“我买了两支一样的,家里还有一支,这支你拿着。你猜猜看我为什么要买两只?”

——小奶狗。
用水汪汪充满活力与可爱气息的眼睛注视着你,十分期待着你的回答。
要是真的有尾巴大概会摇的很欢快吧。
嘴角带着愉悦的弧度,笑的像个小孩子。
嗯…猜不到啊。——她似乎猜到了你的回答,笑嘻嘻的样子更加可爱了。

“因为,超想和你用一样的笔给别人看!最喜欢你啦。”

——死傲娇。
轻咳一声,自然而然的转移开目光,眼眸里有着什么光在闪烁。不得不说她在等待你回答时候坐立不安,想让人故意逗她看她生气的可爱模样。
嗯…猜不到啊。——她发出鄙夷的“嘁”,神情带着得意洋洋的自信。
“就知道你这个笨蛋猜不到,你看我也没用,才不是为了和你用一样的笔。哼,你那是什么眼神?你写字丑成那样用和我同款的笔说不定会改好。仅此而已。”

——皮皮虾。(这是我遇见的真事。
突然露出邪魅一笑,以一种透露着神秘目光的眼神看着你,使你感觉到自己根本猜不到的结果。笑容不断持续加升神秘度。你伸手挠挠头,皱着眉头还是考虑不到。
嗯…不知道啊?是为了和我用一样的?——虽然知道自己这么说保证是多想了,但还是大胆发问。她的嘴角瞬间上扬得更甚。
“哈。并不是。因为……这笔一支一块五。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怪兽女孩。

第二梗,完成www。 @茶猫猫 坐等你的鸟身女妖www。】
半人马————

视线里可见的少女棕色的发丝上带着晶莹的汗珠,视线扫过她的脸庞,偶尔有几滴调皮的汗珠从稚嫩的小脸旁划过。粉红色的唇瓣里发出运动过后的喘息声。

比平常人清亮的浅色眸子表示出生命的活力。
白色运动装也被汗水浸湿,透出诱人的腰肢线条。

人们再挪移开视线。
哦,她是个半人马女孩。

柔顺的棕色被毛被呵护得很好,透出健康而活力的颜色。
尾巴带动着深棕色的尾毛在身后甩动几下,表达出主人的那种愉悦。

她冲破了终点线,而其他人被远远甩在身后。
她用坚硬的马蹄向后蹬了一下地面,仰头发出了高兴的欢呼。

你也被她的心情给感染了,忙过去与她拥抱,一接近她她立马退后几步。你才想起来马的视力不好的事情。
“我可爱的小马驹,是我啦。”

她立马扑过来用她白嫩的人类胳膊搂住你的脖子。
当然是蹲在你这个比她矮半个头的人类面前。
“我第一!!”
她兴奋得不得了,把你抱起来转了几圈。

作为人类的你不得不承认,你的小马驹太棒了。